第376章 命不久矣
书名:农家娘子喜种田 作者:一朵花儿开 本章字数:2232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07 01:16:54

苏沁慌了。

从穿越过来到现在,她最大的依仗就是空间了,空间不仅给了她生存下去的义气,也给了她无尽的希望。

可现在空间打不开了。

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镯子,苏沁心里更是一沉。自从她打开手镯空间之后,镯子就跟她绑定在了一起,除了她之外,谁也看不见它。随着她的修为越来越高,镯子就越发的光彩夺目,灵气逼人。

可现在,腕间的镯子黯淡无光,不但没有丝毫灵气可言,甚至透着一股子死气,仿佛随时都可能碎掉一般。

苏沁急得眼泪一下就落了下来。

怎么会这样?

空间打不开了,自己又受了重伤,镯子又突然变成了这样,到底是怎么回事?

她怎么想都想不明白,脑子里一团乱,身上也越来越难受。

杜娟端了着粥回来的时候,就见苏沁一脸悲痛欲绝的样子靠在床上默默流泪,顿时吓了一大跳,“沁娘,这是怎么了?”

苏沁心里慌得六神无主,捂着胸口哭道:“杜师姐,我完了,我要死了。”

不哭还好,一哭,苏沁人觉得更是难受,几乎喘不过气来,丹田内像是有把钢刀在绞着一般的疼。

杜娟吓得差点没把手里的粥给扔了,赶紧随手往桌上一放,上前去给她把脉。

脉象乱得像团麻似的,杜娟急得汗都急出来了,“敬哥,敬哥!”

何敬从门外探了个脑袋进来:“怎么了?”

“快,让船家加把劲,务必要用最快的速度赶到宣和府!”

苏岷更是直接跑去帮忙划船。

一路紧赶慢赶,他们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宣和府城。

苏沁的状态更差了,仿佛只有一口气吊着,随时都能过去了。

一下船,苏岷等不及杜娟他们租马车,直接背了苏沁就往医馆里跑,边跑边给她打气,“沁娘,你再坚持一下,医馆马上就到了,你听大哥的话,咱们一会就到医馆了。你可千万不要睡着了,你想想咱娘,想想舟舟和月月,他们还在等着你回家呢。”

苏岷急得声音里都带上了哭腔,脚下更是拼了命的狂奔,速度快得杜娟跟何敬都撵不上。

好在府城最好的医馆并不算远,苏岷背着苏沁冲进去,大声呼救:“郎中,郎中,快救救我妹,求你们救救她!”

郎中见苏沁那面如白纸一样的脸色,也吓了一跳,赶紧让他把人背到内室里去安置好。

杜娟赶紧跟上,而苏岷则被赶了出去。

郎中抓起苏沁的手腕把了把脉,眉头皱得死紧,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摸错了。

寻常人怎么会有这样的脉象呢?

可不管怎么摸,结果都一样,那就是没有结果。

郎中感觉自己有些懵,赶紧又叫了另外的郎中进来,但所有人得出的结论都一样,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病症。

转头问杜娟:“病人到底经历了什么事情?这脉象怎么会如此诡异?老夫从医大半生,可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。”

杜娟摇头:“具体怎么回事我们都不清楚,只知道她受了很重的内伤,脉象先前摸着还好,虽然杂乱虚弱,可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。郎中,你可有什么办法医治?”

郎中们看了看已经晕过去的苏沁,全都摇了摇头:“她的这种情况,我们从来没有见过,不知道该如何医治,万一方法不对,只会害人性命。你们还是赶紧带着她另寻高明吧。”

苏岷冲进来,“扑通”一声跪在地上给郎中磕头:“各位郎中,求你们救救她吧,你们这里是宣和府里最好的医馆了,如果连你们都说救不了,我们又上哪儿去找更好的郎中。求你们救救她吧,她还这么年轻,家里还有两个孩子在等着她,郎中……”

郎中们依旧摇头:“年轻人,不是我们不肯救,是我们救不了。强行施救,不但不会有任何作用,反倒可能让她更加危险。你们赶紧带着她去想别的办法吧。”

救死扶伤,也得看看到底能不能救。这病人的情况,他们真的无能为力。

苏岷还待再求,何敬起来一把将他扯了起来,“咱们去别的医馆试试吧。”

万一瞎猫碰着了死耗子呢?总比在这儿干耗着强。

于是三人又赶紧背着昏迷不睡的苏沁赶紧去了别处。

可是他们把所有的医馆都走了一遍,得到的结果都一样,甚至还有郎中直言,说苏沁命不久矣,让他们趁着人还活着赶紧送回家,省得死在半路上,这大热的天,尸身都不好保存。

苏岷一个大男人,愣是把眼睛都给哭肿了。

杜娟也红着一双眼睛,把拳头攥得死紧,完全不敢想如果苏沁真的没了,后面的事情要怎么办。

看着人事不省的苏沁,苏岷逼着自己把眼泪擦干,“立刻启程,送沁娘回家!”

虽然很不想接受这个事实,可苏岷也知道,现在他唯一能做的,就是把苏沁好好的送回去,让她和两个孩子再见一见。还是他娘,肯定也想再见一见妹子的。

三人赶紧又租了马车,一路上没日没夜的跑,只用了一半的时间,就抵达了七福县。

舟舟和月月及苏岷家的几个孩子正在家门口玩耍时,发现有马车朝着自家这边过来。

月月眼睛一亮,“哥哥,你看,那是不是娘的马车?”

舟舟也满是期待,拔腿就奔着马车跑,苏铮和苏铭也跟着跑。

月月速度慢些,急得大叫:“哥哥们等等我!”

苏茉儿怕她摔了,赶紧牵了她的小手:“月月慢些,姐姐牵着你。”

几个孩子奔着马车跑去,马车上的人也看见了他们。

苏岷一手拿着马鞭,一手扯着缰绳,看着奔来的几个孩子,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。

一会儿他该怎么跟孩子们说?

舟舟和月月还那么小,去年才没了爹,马上又要面临这么残酷的事情,光是想着,他心里就跟刀子剜似的。

舟舟速度特别快,他会武,又修习了这么久,两个比他大几岁的表哥都撵不上他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