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9章 昨晚发生了什么
书名:农门小寡妇种田发家养包子 作者:十三主 本章字数:2344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07 02:10:01

许娇杏瞪了顾余淮一眼,顾余淮脸上的笑意就越发浓了。

一时间,许娇杏气不打一处来,叉着腰肢就问道:“好兄弟?野男人?”

顾余淮陪着笑,生怕她就因着这事儿生气下去了,赶忙就解释道:“水生打小就不会说话,杏儿,你也别生气,过阵子,就过一阵子,我定让他给你道歉。”

许娇杏缓步朝她靠近:“道歉?道歉有什么用,我的名声已经被他给坏了,这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我许娇杏是什么人!”

顾余淮听着这话,赶忙解释:“不碍事的,这有多大个事儿,我还巴不得别人不了解你呢,要是人人都知道了你的好,这白庙村的人不都上赶着来跟我抢媳妇儿了吗?”

“顾余淮!”许娇杏磨着牙,回想着以前那个阴冷残酷的男人,在对比着面前着油嘴滑舌的人,许娇杏就不明白了,一个人为何会有这么大的变化。

顾余淮见许娇杏紧绷着一张小脸,俨然是生气了一般,一时间,也不敢再和她逗笑了,当下赶忙朝她干咳了一声,这就扬了扬手里的东西,试探着道:“杏儿,咱们回屋吃烧鸡?”

他这话,不说还好,一说出来,许娇杏整个人的面色又是一黑。

“顾余淮,咱们的账还没算清楚,你被跟我打马虎眼,昨晚上怎么回事儿,你!”许娇杏本想问问问他到底对自己做了什么,谁知道,她这越问,顾余淮那张脸上的笑意就越浓了。

霎时间,她的话都僵在了唇边,再说不出来一句话。

“杏儿,你是不是在想,我们昨晚发生了什么事儿?你不记得了?昨晚你被人陷害,不能自持,是我帮了你呢,不然,今时今日,你还能这样熬好的站在我的面前?”他腆着脸,竟又朝她凑近了一些。

许娇杏真是从来没有发现,顾余淮身上还有这贱皮子的属性,抬手,她真想就这么打他一个耳刮子,只是,这手才刚刚抬起来,又听顾余淮悄声说了一句,“其实也没有发生什么事儿,我就是帮你打了一桶水,你泡着泡着就睡着了,后来,我怕你受冷生病,就把你给抱回了床上。”

许娇杏的手缓缓地落了回去,只不过,片刻,她又似想到了什么一般,赶忙又道:“不对啊,那时候我明明穿着衣服的······”

后来,她一醒来就一丝不挂了,那这事儿还得问顾余淮!

顾余淮见她抬眸看他,脸上明显有着审视的目光,一时间打了个哆嗦,又是笑道:“我,我刚不也说了吗,怕你受凉,这天道,受凉了会生病的。”

他这避重就轻的说法,虽是没有直接告诉她,衣服是他给脱的,但她这意思已经很明显了!

一时间,许娇杏整个人的面色变了变抬手就朝他身上打了去。

许娇杏要打他,顾余淮也由着她打,一声也不吭,只道让她消了气就好。

反正昨晚那么冷的,要真让她在水里泡上一晚,他还真的心疼的。

故而,给她脱衣服这事儿,他是一点儿特不后悔的。

许娇杏打了好一阵,顾余淮大气也没喘一下,眼看着她开始在揉手了,一时间,他面上就生了一股子心疼之色。

“杏儿,手疼了吧,你刚刚就不应该用手打,你看你这柴房里不还有木棍吗,下次,下次你用木棍打!”顾余淮陪着笑,干声道。

许娇杏张了张嘴,可被这儿给气的不行了。

这,这人可不是在挑衅她吗?瞧瞧这话语!

他还真以为她不敢拿棍子打了?

磨着牙,许娇杏缓声道:“我灶房里不光有木棍,还有菜刀!”

说完这话,她径直就往灶房的方向去了,可还没等她回屋呢,顾余淮已经快步上来,拽着她就往屋子里躲了去。

许娇杏皱了皱眉,还没反应过来,顾余淮已然关上了门,朝她轻嘘了一声。

许娇杏本是想问他莫不是怕了,却见顾余淮一脸的严肃,正死死地透过门缝,往外头看去。

许娇杏狐疑,也顺着他的目光看了去,初时还没什么人,过了一阵,就看到有四五个壮硕男人一闪而过,钻到了对面的槐树林里了。

“是顾春来的人,他肯定已经起疑了。”半响,顾余淮淡声说了一句。

许娇杏微愣,又看向顾余淮,心里竟生了一股子担忧。

顾余淮虽没有告诉她,他如今具体的情况,可许娇杏心里清楚,他应该早就带着整个扛子班的人去抓赵自成了,当然,也不单单是抓人,他应该还想从他手里拿住一系列的证据!

可赵自成的身后不光有白家,应该还有那些黑衣人,顾余淮他······他这番行动,根本就不占优势,弄不好,还得伤及性命!

许是察觉打了许娇杏的目光,顾余淮回头,朝她看了去,不由失笑:“怎么了,你在担心我?放心吧,杏儿,我一定不会有事儿的,我就算是受再多的苦,我也不能让你受苦,所以,我更不能让你再当一回寡妇了。”

许娇杏无来由的,心里一阵酸涩,她吸了吸鼻子,只挪开了目光,没好声道:“胡说什么,我不过不想看你白白送死罢了。”

顾余淮笑意越浓了:“不想看我送死,那就是不想让我死,杏儿,你放心,你不想让我做的事儿,我肯定不做。”

许娇杏张了张唇,还想再说点什么,又听瓜棚上方传来了一阵响动,她猝然抬头看去,就见一带着面具,身穿黑衣的人房顶上跳了下来。

看着他那装扮,许娇杏就想到了那些黑衣人,下意识的,她推了顾余淮一阵,紧着就道:“你快走,那些人又找来了!”

顾余淮失笑,脸上竟没有半分的急色:“还说没有关心我,在危难关头,你不也是只想着我一人的安全吗?杏儿,你的心意,我懂的。”

许娇杏愣了愣,若是他不提醒自己这事儿,她自己也没有意识到,自己居然会这么担心他,担心他到不顾自己的安危。

她怎么会······怎么可能······

许娇杏思来想去,都想不明白,最后,就将自己这般的异常反应归结于她用空间可以藏身的缘故。

对一定是因为这个缘故,顾余淮没有地方藏身,所以,她才让他赶紧的!

愣然间,只见那黑衣人径直朝顾余淮抱了抱拳,低声说了一句:“顾公子,我们该走了。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