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17章 情动相思2
书名:恶后归来:陛下,娘娘又动手啦! 作者:半支烟头 本章字数:2260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07 16:55:12

一旁的奴才也愣了一下,但是第一时间就处理好了,避免污染到了相思的眼睛。而穆岑安静的抱着相思,很久才回过神来。

刚才相思说什么,说她看见了这些燕子会死吗?

穆岑的心跳加速了一下,但是穆岑并没多想,只是下意识的问着:“相思,你看见燕子窝不牢固了吗?”

相思摇摇头,很认真的说:“我看见燕子掉下来了。”

穆岑的脸色变了变,又仔细询问了一下,相思非常肯定的说着:“是啊,燕子掉下来了,就这样掉在地上死掉了。”

那口气有些惋惜。

“娘,我要是能看见燕子什么时候掉下来的,我就可以去帮忙了,这样它们就不会死掉了。”相思说的直接。

那眼神带着一丝的委屈和同情,可怜巴巴的看着面前的燕子,最终一言不发。

而穆岑的眼神却跟着变了又变。

但很快,穆岑就低头问着相思,把周围的奴才都给屏蔽了。

相思也意识到了什么,安静了下,认真的看着穆岑:“娘,怎么了?”

“你一直都能看见吗?”穆岑问着。

相思摇摇头:“没有,这是第一次呢。”

穆岑说不出是放心还是不放心,但是紧锁的眉头一直没舒展开,一直到李时渊找来,穆岑这才站起身,相思完全没多想,兴奋的朝着李时渊的方向跑去,心思一下子就被带歪了。

而穆岑就这么跟在身后。

李时渊还是第一时间觉察到了什么,在相思被奴才带去玩的时候,他才压低声音问着:“怎么了?出了什么事?让你脸色这么难看,相思惹你生气了吗?”

这倒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,他们对相思的包容比任何时候都来的多。

加上相思从小就是一个乖巧懂事的孩子,从来不会惹穆岑生气,所以这样的事情,在李时渊看来根本不可能。

穆岑安静了下,把相思说的话原封不动的告诉了李时渊。

李时渊这才没开口,眸光都是跟着沉了沉。

而后,李时渊才看向穆岑:“别胡思乱想,小孩子的脑门低,能看见一些不该看见的东西,大了就不会了,何况,以前相思不是也没发生过?”

“也是。”穆岑点点头。

她是现代人,其实是无神论者。只是这些年来发生了太多的事情,穆岑是敬畏神明的,所以相思说的,才让穆岑放在心上了。

但是李时渊的话里,穆岑倒是跟着淡定了下来。

“如果相思真的有什么异常的话,那也是既来之则安之,有我在的一日,都不会让相思出事的。”李时渊平静的把话说完。

穆岑嗯了声。

相思已经在不远处冲着两人招手了,李时渊和穆岑这才没说什么,快速的朝着相思的方向走去,相思笑眯眯的看着走来的两人,一只手牵着一个人,倒是开开心心的。

……

这件事后,很长的时间,在相思的身上都风平浪静的,再没发生任何的一样。

一个月后。

李时渊把大周交给了傲风,这才带着穆岑和相思一起离开了京都了,他们习惯性的先去了开元寺找住持。

这是多年来穆岑的习惯,住持得知穆岑要来,早就第一时间在寺庙门口等着了,看见两人的时候,住持请了安:“贫僧见过皇上,娘娘。”

“大师客气了。”穆岑颔首示意。

一行人朝着寺庙内走去,这是相思第一次到开元寺,自然对什么都好奇无比,就这么四处走着,看着,一旁的侍卫一直跟在相思的边上,避免发生任何的意外,穆岑和李时渊倒是没太拦着。

相思虽然年纪小,但是他们知道,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。

所以穆岑和李时渊是放心的。

反倒是主持在看见相思的时候,安静了下,那表情说不上的奇怪,但是很快,主持就恢复了平静,就只是这么从容的吧视线从相思的身上收了回来。

穆岑注意到了:“大师看着相思,可是有何问题?”

“公主的命格,贫僧看不透。”主持实话实说。

穆岑拧眉:“还有大师看不透的事吗?”

“公主的身上迷雾重重,但是公主的眼神却又无比的清明,好似看得清世间的一切。”大师解释了一下,“这样的人,千年难遇。用的好,那是造福千秋万代,若是一个差池,可能就会粉身碎骨。”

大师对穆岑和李时渊是再熟悉不过,自然也不需要藏着掖着。

很快,大师就把自己所知道的,如实的告诉了穆岑。

穆岑的眉头拧着。

李时渊没说什么,但是一对剑眉也跟着拧了起来。

他们都知道大师从来不是胡说八道的人,能这么说,就意味着大师心里很清楚相思必然不简单,只是他看不透,所以暂时没能说什么,在这样的情况下,李时渊和穆岑无声的交换了一下视线。

穆岑这才开口:“大师,本宫有一事请教。”

“娘娘请说。”大师颔首示意。

穆岑把之前相思发生的事情如实的告诉了大师。

大师的脸色越发显得严肃了,而后他并没第一时间开口,而是快速的朝着厢房走去,李时渊和穆岑跟了上去。

一直到厢房的门关上。

大师才看向了穆岑和李时渊:“公主应该是有天眼,能看透世间万物的生死。有这样命格的人,除非是能有极好的控制力,不然的话,会引火自焚。”

“这话什么意思?”穆岑快速的问着。

“公主生性善良,见不得他人死亡,除非是大奸大恶之人,那么公主若是出手相助的话,就会让自己付出代价的,以命换命。”大师把话说完。

穆岑的脸色骤变。

就连李时渊也不淡定了。

他们都没想过,相思的身上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。

这下,李时渊沉默了起来,眉头拧着,很久都没开口说过一句话。

“这件事没办法破解吗?”穆岑主动问着。

住持摇摇头:“如果真的如同贫僧这么说的话,那么就只能公主自己控制的住自己,不然的话,怕是很难。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