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66章 学不会......
书名:我有好多复活币 作者:辣酱配咸鱼 本章字数:4969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06 20:22:40

大雨化剑,朝着陈悲倾泻而来。

整个雨幕皆是剑,每一滴雨珠都是剑气,陈悲无法躲避!

不过陈悲似乎也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去躲。

一拳打出,拳气如龙,无数的雨剑被尽数地摧毁,同一时间,在陈悲身后,一道金身法相缓缓浮起。

这一道金身法相乃是陈悲武夫真气所化。

有人说,当武夫迈入武神境时,这金身发相,那便是新的一座神灵。

也就是说,武夫的终点,便是神灵的存在。

金身法相择天蔽日,宛若大山!

一拳递出,金身法相那如山丘一般大的拳头往剑雨砸去!

剑雨一剑刺出。

在剑雨身后,数把雨水所化的水透长剑不停轮转,再轮番刺去!

数把雨剑顶在陈悲的拳头上,灵力与武夫真气再次对冲!

陈悲快步上前!

每踏一步,整个沙场便是震动!

武神步!

武神步注重的不是速度,而是那不停压抑住的气势,更是当最后一步迈出时,那将所有压抑全都释放的一脚!

“咚!”

天上低下,同时响起一声轰鸣!

只不过天上的是雷声,而地上的是确实人为。

陈悲一脚如长鞭一般踢在是剑雨的身上,剑雨侧剑阻挡!

如同一道炮弹一般,剑雨直接被踢飞出去,冲击的波浪如音一般爆开。

“轰!”

五里之外,扬起一片百米沙尘,但很快又被雨水浇落。

而就当沙尘消失的一瞬间,一把长剑直刺陈悲!

陈悲肩头被刺穿。

而这还不是结束。

天空之上,雨水不停汇聚,十息之后,数万把长剑悬浮于空中!

“落!”

剑雨大手往下一压,数万把长剑不停地朝着陈悲刺下!

陈悲大喝一声,法相更盛,武夫真气将陈悲不停地围绕。

剑雨不停地进攻,陈悲以攻代守,武夫拳头不停地朝着剑雨砸去。

沙尘、雨幕,两者不停地交杂在一起!已经是看不清楚其中到底是发生了什么。

只有那拳声如雷与无尽的剑雨潇潇。

一炷香后,当拳气的余威消散,天空拨云见日,雨后初晴,陈悲的拳头打在剑雨的本命飞剑之上。

此时陈悲身上道道剑痕遍布,肩头更是被刺了一个剑洞。

而剑雨也没有好到哪里去,他脸色苍白,嘴角溢出的鲜血越来越多。

“你赢了。”

陈悲收拳,轻轻一叹。

“我说过的,你打不过我。”剑雨死撑着,“不过我剑雨愿称你为拳劲最强!”

“我在战场上等你。”

陈悲没有再和他废话,转身离开。

剑雨也不再追击,他收起长剑,往军阵中走去。

此时万里城和妖族天下都很懵。

输了?

我们终于输了?

赢了?

我们终于赢了?

456456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回到自己的院落,江临这才是真正地松了口气。

本来江临还以为玖依会亲自揭穿自己,为自己敲响“N等分”的丧钟。

但是没想到,玖依竟然如此的善解人意。

不管如何,江临觉得等回到浩然天下后,需要好好补偿一下玖依了。

上次玖依的婚礼被妖族天下龙崖和那些诸侯们所破坏,那么等回到白帝国,自己要还给玖依一个完整的婚礼。

当然,不仅是玖依,还是鱼泥清婉她们,自己肯定也是要谢罪的.....

甚至江临已经是想到鱼泥清婉她们抬起小脚,不停地往自己身上踩时的场景了......

哼!

如果真的是到了那个时候,我江临要是皱一下眉头,算我输!

不过,江临还是希望她们踩自己的时候,能够脱掉鞋子……

“姑爷.....”

“姑爷回来了。”

“姑爷您可算是回来了.....”

在江临新建的院落中,看到从天而降的江临,花妖小姐姐们皆是松了口气,赶紧地迎接了上去,莺莺燕燕若万花丛开……

刚才江临久久不见,她们都急得差点要派出人手去找了。

“抱歉抱歉,让各位姐姐久等了。”

江临作揖道歉一礼。

“没事没事,姑爷回来就好,我们为姑爷编发。”

在真正的群花簇拥下,江临被泛着各种花香的花妖们拉进了屋子。

为江临编好发髻,带好喜冠,再把江临原来的喜服脱掉,换上一件更加鲜红喜庆的新服,最后,在给江临的胸前挂上一朵大红花!

“姑爷真好看。”

穿戴好之后,花妖小姐姐们的眼睛中都冒着小星星。

江临在全身镜前照了照......

怎么说呢......

好像这也和凡尘的成亲习俗没什么不同啊,自己就差一匹大红马了。

“小子,小彷是我看着长大的,你是她第一个喜欢的人,也是她最后一个喜欢的人。

现在,今天,我把她交给你了,要是你小子敢欺负她,让她掉一滴眼泪,我这把老骨头就算是从棺材里爬出来,也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将红色绸带放入江临的手中,打扮地如同一个寻常富家翁的老人严肃道。

江临本以为是场面话,可是感受到月老翁那颤抖的苍老手掌,江临才知道。

这一刻,哪有什么妖族天下的第一人,现在不过的,只是一位担心孙女出嫁后受委屈的爷爷罢了。

“江公子,沁儿性子单纯,可有时候也是不让人省心,日后还请江公子多多担待了。”

慕容夫人也是将慕容沁牵着的红色绸带放入江临的手中。

“是!”

接过红带,江临同样郑重。

“还有,沁儿也是我孙女,你要是敢把她们姐妹两惹哭,小子,不要看我太老提不动刀了,你小子就开始飘了。”月老翁再次提醒道。

“放心吧月前辈,慕容夫人,我一定会照顾好她们的,不会让她们受一点委屈的!”

“你刚刚叫我们什么?”

“呃.....”江临眉头微抽,尽管很难发音,但还是叫了出来,“ye......爷爷.....niang......”

“公子对妾身有救命之恩,还是往常称呼便好。”慕容夫人微笑道。

“是。”

江临也是松了一口气。

江临觉得自己叫月老翁为爷爷就跟别扭了,但是好像也勉强不亏,毕竟他比自己大上个怕有近十万岁。

可若是称呼慕容夫人为娘,那就是真的感觉有些奇怪,总感觉有些秃然……

三催妆之后,便是“障车”。

浩然天下凡尘的“障车”是女方的亲朋好友堵在路上,索要红包,留下买路财之后,才能放新人过去。

可是这毕竟是实力至上的妖族天下,而且还是清月山,所以所谓的障车,也就变成了......打架......

而且无论是谁,只要是来的宾客,都可以拦住堵住江临,除非是把他们打趴下,否则别想过去。

若是在浩然天下,有这种习俗的话,那肯定也只是做做样子,毕竟人家也不会真的不让你娶亲,否则的话,婚礼过后,你很可能会被主人家按在地上摩擦。

可是这是妖族天下,可没有什么做样子放水的说法。

在宾客们看来,你连我们都打不过,竟然还想抱得美人归?

你在想个桃子呢……

剑雨起了,然后一剑被秒了......

所有人都看到了,但也没有什么好说的......

你能说什么?要不你上啊?

youcanyouup.

不行noBB。

搞得你上去就不会被一剑给秒了似的……

不过“障车”这道礼仪至少需要十个人。

除却剑雨,还需要九个人,或是妖......

但是没有人想吃个喜酒还搞得全身是伤。

而且剑下无情,就算是木剑又如何?

尽管按道理说不能出人命,但是呢……

万一......

万一这个江临把自己一剑给秒了,那自己找谁说理去?

但是,在月老翁的视线点名之下,还是得有人出来,毕竟这礼仪得完成啊......

否则的话不就是不给人家月老翁的面子吗?

于是乎,陆续又有九名玉璞境大妖站出来,然后他们皆是使出了自己的最强一击,再然后,就被江临一剑给“秒”了......

事实上,江临已经是手下留情了,但是完全不受伤是不可能的,这又不是跳恰恰,不过他们也只是受了点轻伤。

可是这些轻伤在他们的身上,伤害性不大,侮辱性极强!

他们知道江临仙武合道之躯的玉璞境不能够以常理衡量,也知道强的过分。

但是他们没想到,江临的玉璞境竟然会强的这么离谱!

而且他们明显感觉到江临收了至少五成的力气!甚至是更多。

啊这......按道理说,自己玉璞境的质量也不差啊,可为什么和江临的对比起来,就像是纸糊的一样?

他们严重怀疑自己的玉璞境是假的......

这些年修炼是不是都修炼到狗身上了......

“障车”之礼后,江临翻身上马,新娘也是入了花轿。

紧接着唢呐声、锣鼓声,再次响了起来,在山间久久回荡。

随着礼仪乐器声音的传遍整个清月山,江临的脑海中,是系统一道又一道醋意值的提示音......其中还伴随着念念怒气值的上升.....

看着那不断往上窜的进度条,江临心里越来越慌。

他严重怀疑自己成亲在进行到哪个阶段的时候,鱼泥清婉雪梨她们就会拿剑杀出,然后小嫁给自己表演一个小拳拳碎胸口......

最终,江临还是合上剑匣,将姜鱼泥的本命飞剑收了。

而当江临收下的那一刻,江临甚至都可以感觉到站在不远处的鱼泥轻轻哼唧了一声......

“四海临清宗——灵山山药。”

又一声唱礼传遍院落。

听到临清宗三个字,所有人都愣了一下。

临清宗?

这是什么宗门?

话说有这个宗门吗?

来自于四海?

而只有江临此时的手心已经是冒出了冷汗,脑海中的思绪更是不由飘散。

那是近乎于十年前,当自己还在龙门宗当卧底时,师姐和自己一次去历练,师姐受了伤。

当时自己把师姐扛到一个山洞中,虚弱无比的师姐靠在自己的身上:

“小临,如果,如果以后我们成亲了,生的男孩叫什么好一些?”师姐每说一句话,胸口都剧烈起伏着,大口喘着气。

“师姐,别立flag了。”

“不,小临,如果是男孩,就叫临清,好不好……”

“好……但如果是一个女孩呢……”

“如果是女孩,就叫做清临好不好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怎么了,小临,难道不好听吗?”

“好听,都好听,师姐,只要你不闭上眼睛,什么都好说,师姐,别睡啊,师姐!”

打了个哆嗦,从思绪中回过神来,看着放在桌子上礼盒,还有上面“临清宗”三个字。

原来......师姐是想生一个男孩啊......

去去去!什么鬼.....这都什么时候了,自己竟然还想着生男生女?

稳住思绪打开礼盒,当看到礼盒中灵山山药的时候,江临整个人都傻了,这哪里是什么的灵山山药啊,这明明就是龙门宗的龙脉啊......

话说.....

自己当初就是因为偷龙脉的时候,一不小心被系统坑了,然后被师姐发现了,这才有了接下来的故事.....

等等?江临耸了耸鼻子,为什么这龙脉上面还有几滴晶莹剔透的水珠?

当礼盒打开的一瞬间,一道神识飞掠而出,朝着江临的眉心掠去。

江临下意识就要进行阻挡,早有防备的殄彷和沁儿也是要拦截这一抹不妙的神识。

可是这一道神识直接透过殄彷和慕容沁的拦截,直接没入了江临的脑海!

“夫君!”

“前辈!”

江临只是迷迷糊糊地听到殄彷和慕容沁的呼喊,紧接着便是自己的意识开始模糊,眼皮开始加重,好像快要睡着一般。

当眼前近乎于一片漆黑之时,一幅幅模糊的画面开始在江临的脑海中浮现,就像是流畅画质……

这些模糊画面江临都没有见过,可是却又是那么的熟悉.....

画面逐渐清晰,变成了原画……

这是一个房间,房间中烛火摇动,画面中的自己喝了一杯不知道是什么的酒后,然后步步后退,而愫愫却是步步逼近。

终于,自己靠在了房门上,退无可退,愫愫也是来到了自己的面前。

自己想要冲出去,来个一万米马拉松长跑,可是自己已经是没有了丝毫的力气,房间更是被施加了法阵。

紧接着,江临就看到了小时候最喜欢看的动物世界。

大自然与动物之间的和谐与信赖,往往是最美好的境界。

江临也忘记了这是哪本课文上写着的了……

在非洲大草原上看着动物世界看了三天。

那段缺失的记忆完全的归位!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