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20章 极东,是我的地盘
书名:你的命运,我来改写 作者:穷琼穹 本章字数:4717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07 02:22:11

在阿尼姆斯菲亚主仆二人离开后,化野菱理微笑着看向了谢铭。

“谢铭先生,是埃尔梅罗二世阁下的旧识?”

“算是吧。”

对待这个女人,谢铭自然不可能像对待奥尔加玛丽那样有耐心,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。整个人,都在散发着‘拒绝和你交流’的氛围。

这种态度所表达的意思,其实已经非常明显。以化野菱理的城府,自然不可能因为这点事情而产生什么情绪。

只是对方那么拒绝和自己交流,强行上去套话也不可能有什么效果。

不过有一点,还是让她忍不住问了出来。

“谢铭先生对待奥尔加玛丽的态度,和对待我的态度,差异还真是大呢。”化野菱理微微一笑:“是我做的什么事,让谢铭先生厌烦了吗?”

“因为比起你,我更喜欢那种直白的人。”

谢铭微微睁开眼睛看向化野菱理,平静的说道:“她不会随随便便的去利用一个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的人。而你,却不是如此。”

没错,这才是谢铭最讨厌化野菱理的地方。

绝大多数人来参加这次魔眼搜集列车举行的拍卖会,都是为了拍卖魔眼。而谢铭已经明确的表示,自己并不是来拍卖魔眼的。

也就是说,他和列车上的绝大部分来客并不会产生冲突或者矛盾。

那么按照魔术师的性格,这时候保持彼此之间的距离才是最优,也是最正常的举动。

但化野菱理呢?依旧在努力的套取着谢铭的情报。

她为什么想要知道谢铭的情报?原因绝不可能是什么一见钟情这样见鬼的动机,她仅仅是在寻找谢铭这个人的利用价值而已。

心里在盘算着谢铭这个人,在什么地方,能够被她利用。为了能够利用谢铭,所以她需要知道谢铭的事情。

不过心里清楚归清楚,像这么直白的点出来属实有点太落别人的面子了。甚至很可能,会因为这样的琐事和化野菱理这个女人结仇。

这就是为什么埃尔梅罗二世明明心里很讨厌她,却不得不应和她的话。

你可以不愿意和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交朋友,处好关系,但绝不能得罪她。

毕竟,他是埃尔梅罗学派的君主。他的实力和处境,也不足以让他做出这么有底气的行动。

但谢铭就不同了,他的实力足以让他来无视这些恶心人的玩意。不管这群魔术师想要用什么魔术来针对他,对他来说都是一个眼神的事情。

至于调查他,调查他身边的人?

欧洲知道他的人就埃尔梅罗二世和刚刚知道他身份的格蕾、考列斯三人。可就算是对他稍微比较了解的埃尔梅罗二世,也不清楚当时他在第四次圣杯战争中的御主是谁。

所以哪怕魔术协会调查到冬木市里,他们能够接触到的也仅仅是冬木市的大地主,远坂家当家远坂凛而已。

就算愉悦症犯了的言峰绮礼直接当了二五仔,CC和欧提努斯也足以将所有危险的火苗掐灭。

一个阿赖耶之女,一个奥丁,在两女的手底下这群时钟塔的魔术师还能翻出什么水花来?

哪怕是宝石翁亲自过来,谢铭都能把他给留下。

不过谢铭这么一说,让几人之间的氛围降低了几十摄氏度。埃尔梅罗二世默默的将雪茄点上,谢铭依旧依靠在车站的柱子上闭目养神。

格蕾底下脑袋,灰色的兜帽让人看不清她的神色。考列斯则是看了看谢铭,再看了看保持着微笑的化野菱理,心中不禁开始反思。

自己非要厚着脸皮跟上来的决定,到底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啊.....

就在此时,谢铭再一次睁开了眼睛。扭了扭肩膀后,缓缓向着候车的位置走去。下一刻,雾气变得浓郁起来,汽笛声由远到近的传入到众人的耳中。

喷吐着白雾的中世纪火车头破开烟雾,缓缓的进入到车站内。漆黑的车身雕刻着各种华美神秘的纹路,这种不符合时代的造物,给人带来了一种非常怪异,又非常奇妙的感觉。

魔眼搜集列车,来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伦敦外的这废弃车站,似乎是魔眼搜集列车的搭载乘客的最后一站。谢铭在走进去之前,车厢内便已经有了多名乘客在其中。

身着白色礼服白色礼貌的胡须男,和满头白发的黑人神父,粉色长发的眼罩洛丽塔少女等等...

理所当然,第一个进入到车内的谢铭受到了魔术师们的注目。但只是看了几眼后,便把目光移开了。

因为他们看了出来,谢铭并不想和他们打交道。而谢铭身上那普普通通的气息,也让他们失去了和谢铭打交道的想法。

对于魔术师而言,对方是不是魔术师真的是一眼就能看出。

拿埃尔梅罗二世来举例,他的雪茄是魔术礼装,有着防御用、结界用、稳定精神用、催化魔术回路等各种种类。他那齐臀的长发,同样也是用来储备魔力。

以及,鼻梁上的魔眼杀。

而谢铭呢?

身上没有魔力波动,全身上下没有任何魔术礼装,脸上也没有带着最基本的魔眼杀,看上去就和个什么都没准备的愣头青一样。

不过这样也正好合了谢铭的心意,他是实在没有和魔术师扯来扯去的兴致。

但貌似那个洛丽塔少女,对谢铭貌似挺感兴趣的。只是在这次的乘客中,显然有着让她更感兴趣的人。

随便找了个在脚落的座位坐下之后,谢铭便再次靠在了座椅上再次闭眼。

在他之后,埃尔梅罗二世等人也随之登上列车。

什么埃尔梅罗教室情妇志愿者伊薇特,和埃尔梅罗二世击剑、3p等各种言论,谢铭全都当成了耳旁风没有听见。而埃尔梅罗二世再次犯的胃痛,谢铭也懒得再给他治疗了。

没过一会儿,奥尔加玛丽和她的仆从特莉夏,还有其他在废弃车站等待的魔术师也陆续坐在了位置上。

车门缓缓关闭,随着汽笛的再次响起,两道人影也从前方的车厢走了过来。

身着工作服的干瘦男人,和以及金色短发的皮衣女人。值得注意的,是皮衣女人的眼部,被红色的皮带给绑住。那是用来封印某种事物的魔术礼装。

也就是说,这个女人的眼睛是必须要封印起来的,极为危险的魔眼。

“在下是本车的车掌,罗丹。”

“我是蕾安卓,这次有幸为诸位担任拍卖会的主持工作。”

男人和女人分别自我介绍了一句,随后便由自称为车掌的男人开始介绍起来。

“本次列车将在四天三夜的时间内围绕雾之国(英国)一周后,重新返回伦敦。此期间内,各位可以随意欣赏展示出的魔眼,等待第三日的拍卖会。”

“拍得的魔眼可以由本列车即刻给您移植,亦可由您自行保管。想要出售魔眼的顾客,则请在第三日黄昏之前前往本列车工作区域。当然,也可以直接向本人罗丹诉说要求。”

“现在,由我带领各位前往客房。”

“在此之前,我想询问一下。”

所有人将目光看向了站起身来的谢铭,目光中包含着各种各样的情绪。无视了这些人的眼神,谢铭平静的看着罗丹和蕾安卓两人。

“列车的主负责人,在什么地方?”

“.....这位客人。”

罗丹那毫无生气的目光静静的看着谢铭:“本车的负责人,代理经理将会在拍卖会开始前出现。”

“是吗?”

谢铭挑了挑眉,笑容开始变得有些危险起来。

“但是,我想现在见到她。不知道,车掌你能不能满足我这个要求?”

“......对不起,这位客人。”

车掌依旧保持着平静:“代理经理的出现,并不是我能够掌握的。我们也无法和代理经理进行沟通,仅仅是听从命令而已。”

“还有,还请客人不要有什么危险的想法。”

“若是列车遭到了无法抵抗的袭击,代理经理必然是以自己的性命为优先的。”

“啧,那还真是遗憾。”

无数的碎片从车厢的各处会聚到了谢铭手中,化为一根手杖。见到这个情况,在场的所有魔术师都瞬间变成了炸毛的猫。

因为,他们刚刚居然没有感到任何的威胁?

那也就是说,要是这个男人有这个想法的话,他们所有人都会被简简单单的割下脑袋!?

而且那个手杖又是什么?魔术礼装?

材质不明,驱动理论不明,功效不明,所有一切都是未知.....

这个男人到底是谁!?

谢铭瞬间便受到了,在场所有魔术师的敌视。尤其是奥尔加玛丽,更是眼睛快要喷出火来一样。

想来她是觉得,谢铭欺骗了她吧。

但谢铭的确不是来购买魔眼的,只是来招魔眼搜集列车的负责人问个答案而已。

要是给出的答案不满意,他也不介意就此让这辆列车彻底变为历史。

从这个方面来看的话,他的确是和所有魔术师都有着矛盾。

可你要让他在这乖乖呆上三天四夜等?对不起,哪怕是真正的经理过来也不值得谢铭这么浪费时间。有那时间,他多陪陪小樱他们不好吗?

况且,列车受到了无法抵抗的袭击,代理经理是不会出现。那么....

“若我说你们的代理经理再不出现的话,我就将你们列车内的所有魔眼全部破坏殆尽呢?”

谢铭咧着嘴,说出了这威胁的话。随着话语出现的,还有逐渐填满客厢的,杀气实质化的红雾。

对于强大的敌人,不管是破碎之杖还是杀意波动所附带的红雾,都显得有些小儿科。可对付压制杂鱼,这些东西还是能起到相当不错的效果的。

事实上,除了特意被他避开的格蕾和埃尔梅罗二世两人外,其他所有的魔术师都被这轻飘飘的红雾给压制住了,完全无法启用任何魔术。

体内魔术刻印所记录的魔术,并不是没有起效。只是这些魔术的作用对于红雾来说,根本不足一提。

就在这时,一阵香风吹过了车厢。

“这是....玫瑰的香气....”

格蕾喃喃的说道。

是的,随着玫瑰的香风飘来的,是一名金色卷发的白衣女子。周身点缀着数十朵玫瑰,头上也戴着绚烂的玫瑰花冠。

她的出现,让列车的顾客们从谢铭的红雾压制中解放出来。或者说,谢铭并没有特意阻止这个女人将自己的杀意之雾给驱散。

毕竟他的目的,已经达到了。

““代理经理。””

罗丹和蕾安卓共同屈身,向着这名女子行礼道。

微微点了点头,女人将目光看向谢铭。

“你,找我寻求什么?”

“只是找你要个答案,或者让你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。”

谢铭笑了笑,随后一道精神波动带着威压毫不客气的涌入到了女人的脑海中。

【极东,是我的地盘。要是再敢把爪子往那里伸,后果自负。】

“........”

在沉默了片刻后,同样一道精神波动传了过来。只不过比起谢铭那毫不讲理的霸道精神力,这道精神力显得柔弱不少。

【以罗莉安之名发誓,今后罗莉安系将不会进入极东。】

“这样就行。”

在得到满意的回复之后,车厢内飘散的红雾彻底消失。谢铭站起身来,走向了埃尔梅罗二世和格蕾。

“那么,就办第二件事吧。”

“陛下....您....”

“韦伯,你带着你的弟子到车厢后面找我。”

留下这一句话,谢铭便自顾自的向着车尾走去。留下有些面面相觑的埃尔梅罗二世和格蕾,不知道要干些什么。

“师....师父.....”

“嘶.....”

看着自家弟子那六神无主的状态,埃尔梅罗二世揉了揉自己的眉心。他知道,这突然发生的事情,已经让格蕾彻底混乱了起来。

别说格蕾了,就连他都不明白为什么那位皇帝会突然做出这种肆无忌惮的事情。以他的性格....以他的性格.....

“对了,他可是暴君来着啊.....”

在平常的状态下,他的确是个好说话的人。可是在涉及到一些事情后,不管是谁都别想挡在他面前。挡,就是死。

这,才是暴君的做法。

“总而言之,我们先过去吧。”

“是....”

目送着埃尔梅罗二世和格蕾的离开,车厢在沉默了片刻后,彻底乱成了一锅粥。而金发女人早已再次消失,只留下车掌和拍卖主持人维持秩序。

而有些人,则是目光闪烁的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。不知道,在思考着些什么,盘算着什么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